杂食的变态,包括拆逆包括玻璃渣包括黑水儿包括任何x向(尽量不碰未成年)。OOC消化不良。爬墙快,产出慢

填坑。。不存在的,挖的坑完全填不上了

我现在只会摸鱼

逢魔餐馆(二)

祖母已经年迈,唯一没有衰老的是她的眼睛,当与之对视的时候,所有烦恼都会消失在九霄云外。

但是事实还是事实,是没法一起无视了事的。

“别睡啦,再睡就要迟到啦!”祖母又推了推蜷缩在被窝里的香织,她的孙女尤在睡眼惺忪,痴呆状地看着虚空。“都这么大人了,应该养成良好的作息了。”老人抱怨着,挪动膝盖退后了一点,猛地掀飞了被子。

“哇!”香织大叫起来,手忙脚乱的往身上套衣服。

“拿错了,那是裤子。”祖母无奈地托着下巴,“你这样子根本没法嫁出去呦。”

“我还连清,不用搞绿嫁人。”好不容易伸出脑袋,香织提着裤子赤脚朝洗手间跑去。

“隔壁的高桥先生去镇上卖农产品,说可以捎带你,你快一点啊。”祖母大声...

偶尔发点往期手作。。。

逢魔餐馆 (一)

据传说当满月到来的时候,有些被那光芒照射过的人会如魍魉作祟似的,发生不可思议的变化。

此时,新田香织头顶就有这么一轮满月。


小径被月光照亮,她推着脚踏车行走凹凸不平的路面上。距离她外婆的家还有一段路程。

突然她停下脚步,数十米开在,本应该是稻田的地方,现在变成了一栋建筑,与早上的记忆对比来看,那时候还没有这个东西。


壮着胆子她走近了些,看不出风格的楼宇门上挂着一枚有年代的牌匾,上面的字略微有些风化剥落了,依稀还能辨认,大概叫做“琉璃亭”。


在这样的荒郊野外,真的会有顾客光顾吗?


怀着这样的心情,她叩响了门。


门上的窥视孔开了,露出一双冷漠的眼睛,讲话的语气更加...

加上某群摇出来的2%人品
感觉今天也菠萝菠萝哒
老板,今天我想请假

狗的生涯〔2〕
这是第三次了,再不行我就要放弃了,难道被康本人看到了吗?

朋友说写一篇文的原因可能只为了一个场景甚至只有一句话。

而本文的契机是想看康变doge

既然他变过兔唧,变次doge也没有什么不可以。

让他变金毛还是柯基呢シロロロロロロロロ


一些关于仲魔的联想

发文连续两次挂了,连脚踏车都不是为什么不让我发???
于是只好发点其他的东西了

一些群里聊天诞生的脑洞

现在召唤都是使用手机了,唔,不知道为什么特摄啦魔法少女题材大家都这么礼貌不会打断变身。如果发生在现实世界,还客气什么,先灭了对手手机让他不能继续召唤!不论用科技还是纯物理,一定要先破坏对手的设备。卑鄙?女神世界观人命轻贱,被对手车轮战打死就不卑鄙了。

每次遇上早高峰堵车。。。都想让地狱天使载我一程。

地狱天使:“太阳太晒了,不干。”

有了恶魔召唤系统除了防身,打家劫舍,居家旅行功能也十分强大。

比如某个坐在马桶上思考的仲魔(叫啥我给忘了),可以当应急厕所。。。腹泻星人肥肠需要了。。...

狗的生涯〈一〉

开新坑了开新坑了。
虽然草稿已经在草稿箱里躺了半年之久。
本着发布了就要填完的原则,请恕我在此竖起一个flag

我应该能填完的

对人物的理解可能不够深刻,如有ooc请谅解。

可能有暧昧情节,但是是清水无肉,从别处拉郎凑的cp
不喜欢请点叉

———————————正文———————————
(一)

这鬼天气。

毅然拒绝了男主人好心挽留,Constantine准备到最近的城镇住宿。

那房子闹鬼。因为贪便宜那人用明显低于市价的价格买下了荒郊小别墅打算用来跟家人度假之用。没等他们搬进去,装修工人就因为各种事故挂了彩,还有几个落下了残疾,简直是鬼片的标准发展。

这时候就轮到驱鬼大师出场了,委托人...

死变态,你再也别想我穿女装给你看了〔后记〕

一点故事的残渣

一,以故事为名

自古以来,故事便承担了以虚构为名保护讲述者跟读者的这种功能。

故事在虚构与真实之间构筑了一道保护膜。

于是感受被弱化了,反正“那不是真的发生过”。

青春期是重要的时期,体内激素剧烈变化着,孩子们变得敏感,最终他们成年。

就像昆虫的最终变态。

总是有几个羽化失败的,那年,我把那只畸形的,连站立都费力的螳螂丢给了另外一只。回到家里时她被完美的清理干净了。

我也想那样,彻底消失,不留痕迹。

曾经那样厌恶自己。

过去的一年里经历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关于语C,关于文ai,关于被错误的依赖。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的事情了。。。。直到今年我突...

死变态你再也别想我穿女装给你看了(14)

完结,撒花,恭喜我又填完一个年度坑。


—————————【尾声】————————————

摩天轮缓缓爬高,地面上的人,树,还有设施逐渐变小。耳边洋溢着欢快的音乐,游乐场中央喷泉喷洒着巨大的水花,过山车那边的尖叫此起彼伏。


手肘撑着下巴观看外面的景色,连冰淇淋融化了也没有发觉。


事情的发展有些出乎意料。


再次有幸逃过一劫,不过我的身体退化成了八九岁的模样,我可不记得吃过什么烂苹果。


还有,我失去了超能力,这样挺好的。


接受植皮才是地狱,直接导致我从此告别短袖,脸倒是完好无损,印证了所谓“求生欲很强”。


治疗期间花篮被摘除了,再也不用担心尿分叉了。...


© 一念之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