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的变态,包括拆逆包括玻璃渣包括黑水儿包括任何x向(尽量不碰未成年)。OOC消化不良。爬墙快,产出慢

补完了刚大木079。。。。缓两天

傻diao脑洞

地狱博士对阿修罗说你再打不过马金花就提头来见吧。

然后emmmm不出意外又输了。

阿修罗抱着布洛肯的大腿哭诉

然后。。。布洛肯就化了个妆提头去见了

结局是两个一起电疗


本脑洞比较适合四格

然而。。。我不会画画

不会拍照,不会打光,桌面乱的要死。。。

一些杂项

情绪疏导,情绪管理

一直以来努力想要达到控制情绪的目的。

经常是写到某些东西就会泪流满面,情绪激动亦然。

仿佛某根神经搭错了轨迹,让二者联通,或者是通过的电流太多了导致的。

许是青春期早已远去,或是神经已经被磨砺得更粗,看待事物的时候多了漠然,感情不再波动。

泪便少了,不会在半夜突然系统崩溃蓝屏泣不成声无法入睡。

思潮偶尔奔涌,但是那血不会醺然上头,想要去散播,扩散,感染。

于是那笔尖锈掉,糊死,空留下悔恨的划痕,再写不出一行文字。

那任务,一直停留在列表的头项,最前端。

压力从内向外。

催更乐此不疲。

怎没人催我,给我点动力,让我能够写下去。

内心嘶吼着,我想要写,却...

一点沙雕脑洞

草帽小子要打飞joker

他遇到了一个脸上长着条形码的人跟一黑一绿两个人聊天,就去问:“joker,joker你是joker吗?”
绿色的:“他是joker。”
黑色的:“我是joker.”
草帽:“那么我要把你打飞”
黑色的:“你等一下”
于是条形码人把黑色的跟绿色的拼成了一个人!
“现在我是W了。”左边的人说。
条形码人潇洒的离开,他做好事从来不留名。

路飞又走了一段时间
他看到一个穿着基佬紫西装绿头发的男人在往人群里喷洒奇怪的气体,就走上去问:“joker,joker,你是joker吗?”
头上有点绿的男人回答说“我是。”
路飞:“那么我要把你打飞。”
还没等他话说完,一只大蝙蝠就出现了对路飞说:他是我...

用毁图秀秀做的渣p图

虽然是老梗了

今天又是没有填坑动力的一天

最近想做几个菇菇于是有了这样的产物,究其原因是老子不会画画啊,暴躁。


名为电王野上良太郎的圆木上长出的圆木四傻。


桃子菇菇:虽然性格火爆但是并不擅长对付辣味的菇菇,不识数。跟隔壁的龟龟菇菇总是吵架,但是关系很好。


龟龟菇菇:温柔的水生菇菇,深受各种女性青睐的,有夜游的习惯,导致原木睡眠不足。没事的时候喜欢跟桃子菇菇一起说相声。


熊熊菇菇:山里来的耿直菇菇,爱好是找人打架,严重的纸巾浪费。因为是熊所以喜欢冬眠。


龙崽菇菇:不请自来的菇菇有一天占据了圆木。喜欢跳舞还自带小弟属性你真的不是舞王僵尸吗。因为是孩子所以喜欢小动物,有一天他捡了只带羽毛的菇菇回来造成了大骚乱,...

如有撞梗见谅

豆丁菇菇,失去了右手跟左脚的菇菇,最讨厌的是牛奶。是个究极弟控。最讨厌的是别人说它矮。

铁盔菇菇:非常温柔的菇菇,跟豆丁菇菇是兄弟,有它生长的地方,很容易长出喵喵菇菇。。。

逢魔餐馆(三)

接下来的时间都在无尽的发呆中度过,由贵的脑袋里空空如也。

八木拍巴掌的清脆响声惊醒了她。

“今年的蚊子还真是多嘞。”老人扇了扇扇子,另一只手伸进背后抓痒,打了个悠长的哈欠。

由贵如芒刺在背,不由得抱住了双臂,环顾四周搜寻不存在的眼睛。

凉风习习,她的背部已经让汗水湿透了。

一只蚊子画了圈落在她胳膊上。

“该死的蚊子!”她狠狠朝它打去,而蚊子机敏的飞离,消失在房间深处的暗影里。

“怎么啦?”老人差异地朝她望来。

“没……没什么。”香织气喘吁吁,讪讪放下了挥舞的档案夹。

***   ***  

“我就知道你还会回来的,兼职以后半途而废的小...

一点用撸否的感受

太太很多,虽然关注了很多人很多标签不过每天吃到的粮不是很多
大概微博上转载的比较多所以看起来更充实??
不过我微博炸了好久,不想回去了

© 一念之差 | Powered by LOFTER